那些會讓我禿頂的人們

プロジェクト404:

上個月月底,侄子過一歲生日,家庭飯局擺在鹿園斜對面。

我等博物館閉館下班後,急匆匆趕到飯店。

坐在表叔身邊。

於是逃不掉了。

表叔:“現在在什麼部門啊?”

我:“一線……做展區的管理工作。”

表叔:“要想辦法往二線行政方面的工作靠啊……入黨了嗎?”

我苦笑道:“沒有……我們小領導也想入黨,他們也很難入黨,我肯定沒希望的。”

表叔淡淡回答道:“沒關係,我給你創造機會。順便幫你換個部門好了。”

不喜歡欠人情債的我,只能“よろしく頼みます”了。  

有後台卻不喜歡輕易用的傻逼,這個人。是我。

==========

昨天。

表叔的好兄弟打手機給我,讓我到單位門口等他。

我擠開數千人的暑期大客流,走到門口。

這位領導開車送我一起去了單位對面,領導待的那幢辦公樓。

這爺叔說,沒事,你們副館長跟我以前科委辦公室一起待了十多年了。

又問起我現在的部門領導是誰。我說了名字之後他恍然大悟:……哦!麻將搭子!

上午剛和副館長打過交道,於是過了兩個鐘頭又聊天了。

下午聽消息說,事情已經幫我辦妥,就等過陣子到時候領導找我談話,給我換部門了。

目前還是繼續老老實實工作吧。

以後的工作雖然在辦公室,但花的腦筋要多起來了。

低調一點比較好。

==========

昨晚。

我帶去精神病醫生那裡看抑鬱症的同學,因為比我大四個月,我習慣叫她阿姐,而且我真的就把她當作像自己親姐姐一般看待。

但這幾個月,她都不與我聯繫。

一開始以為是她暑假教學生太忙了,沒空。

後來才發現完全不是這樣。

她說,我們以後還是不要見面了。

又透露說,自己下週準備重新進行抑鬱症的心理治療。

我最討厭別人跟我說這種瓊瑤式的台詞。

一頓窮追猛問軟硬兼施之後,總算磨出了她不再願意與我聯繫的原因。

她說,一開始非常高興,有一個能夠如此了解她的人存在,也就是我。

可是,與我越接觸,就越覺得,我與她是如此地相似,看到我,甚至想到我,就能感受到自己的痛苦。

於是,她想要斷絕與我的聯繫。

這種理由,要是正常人,一定是很難理解的。甚至心裡會暗暗地罵街:我特麼招你惹你了……理解你也不好,不理解你也不好,你特麼要我怎麼樣?!

而我,因為得過抑鬱症,的確能夠理解這樣的想法。

我說,你這意思,就算我死了,你也不會斷除自己的痛苦啊。

我表示尊重她的決定,但我也給了她一個台階下:“如果哪天想到要聯繫我了,隨時歡迎,我不會對你有任何的怨恨或者不好的想法,不需要有任何思想包袱。”

不過為了保險,我還是一面聯繫了她的心理醫生,跟他講了一下現在她的狀況,希望醫生能盡快幫助她擺脫目前的狀況,更快更好地面對自己。

我覺得自己已經做得仁至義盡了,對待我爹媽我都沒這麼耐心過。

==========

前陣子拔了發炎的智齒,還去曙光醫院看了禿頂的毛病,醫生配給了我澳大利亞的藥,吃了幾天,感覺洗澡之後,浴缸里掉髮的確是少了一些,並不是心理作用。

當然因為最近這些身體問題,小說沒有繼續寫下去,停了一陣。這兩天會抓緊繼續寫完第十三話。

以上

评论
热度 ( 1 )
  1. 梦想大世界プロジェクト404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梦想大世界 | Powered by LOFTER